您的位置:白小姐 > 白小姐 >

陆游这辈子不懂什么叫放弃大家论坛


发布时间: 2019-11-05

  她还是那样的美丽,一样的浅笑盈盈、眉眼如画、袅袅娜娜,只是为什么她是这样的瘦削,好像一阵轻风就可以把她轻易吹倒?为什么她的笑容里带着一丝丝的哀愁,好像她的心如这一池春水被风吹皱?

  秦观,字少游,所以她干脆把秦观的名和字颠倒了一下,给自己的儿子取名叫陆游,字务观。

  陆游的父亲陆宰没有提出什么意见,他博览群书,自然知道《列子·仲尼》中有“务外游不如务内观”一语,不然在老家山阴(今浙江绍兴),他的“江南藏书世家”的大名岂不被人笑话!

  唐朝时王维的母亲也是这样为儿子取名的。她自己信佛,干脆就把佛教里一个著名的人物维摩诘的名字拆开给儿子:王维,字摩诘。

  前有车,后有辙,王维的母亲可以这样给儿子取名字,陆游的母亲为什么不可以?

  秦观的“两情若是长久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”令陆母倾心不已,她是如此向往这样如胶似漆的爱情,可是在儿子的婚事里,她却扮演了棒打鸳鸯的那个狠心人。

  陆游曾经拥有过一段“得此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”的爱情,无奈“执子之手”,结局却无法“与子偕老”。

  陆游二十岁的时候结婚,在那个牵了手就是一辈子的年代,他能有幸娶到像唐婉这样温柔多情、美丽贤惠而又和他琴瑟和鸣的妻子真是幸运。

  可是他们甜蜜的鸳鸯蝴蝶梦很快就被陆母的无情棒打破,表面的理由是唐婉没有生育,这在“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”的时代是可以做为离婚理由提出来的,然而真正的原因是:因为爱情,耽误了儿子参加高考。

  陆游十六岁和十九岁的时候曾经参加过两次科举考试,只是去见识一下考场的氛围,眼看现在时机已经成熟,可是他却耽于温柔乡中,儿女情长、英雄气短,这怎么可以!

  陆游为此哭过、求过,然而他的母亲可不是见不得眼泪的人,她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“唯有强大,才有发言权”,所以一切的哀求,都抵不过两个字:前途。

  再说陆游的祖父陆佃,他可是王安石的学生,官至尚书右丞;他的父亲陆宰,也是当过副省长的人,再往上数,曾祖父陆珪,不仅官至一品,和欧阳修还是亲戚;就是曾外祖父,那也是堂堂的前朝宰相。

  可是现在却天天不思进取,每天沉溺于你侬我侬、情歌对唱之间,这可怎么了得!

  在几年后的考试中他原本已经考上了状元,但是因为当朝宰相秦桧的孙子秦埙(xūn)和他同场考试,被秦桧嫉恨,不仅划掉了他的名字,还传出话去,在他有生之年,陆游都不会被录取。

  心情郁闷的陆游,看不见窗外灿烂的春光。无法取得功名,也许就是上天的安排吧,可是为什么要让她,我的婉儿来承受这样的惩罚呢?当初到底是谁的错?

  他百无聊赖地走在石子小路上,仿佛看到了唐婉浅笑盈盈、眉眼如画、袅袅娜娜,正在向他款款走来。

  十年过去了,此时的他已过而立,可是心中最柔软、最隐秘、最深处的角落一直都在为她留着,他从不敢去触碰,连每次回忆到她的时候,他都是充满了甜蜜和痛苦,而现在,她居然就在他的面前!

  她还是那样的美丽,一样的浅笑盈盈、眉眼如画、袅袅娜娜,只是为什么她是这样的瘦削,好像一阵轻风就可以把她轻易吹倒?为什么她的笑容里带着一丝丝的哀愁,好像她的心如这一池春水被风吹皱?

  这是陆游吗?那个她日思夜想,在心里喊了千千万万遍名字的人?那个她为他写了无数封信又烧了无数封信的人?那个她期望一觉醒来就可以忘掉、从此不必再忍受相思之苦的人?

  他的丈夫,赵士程,家境良好,对她体贴入微,如果时光让她第一个遇到他该多好!她一样可以享受到甜美的爱情,而不必忍受现在要遭受到的锥心之痛!大家论坛

  可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呀,她不舍,那样,她就会错过陆游了,那是她生命中的缘、也是她生命中的劫,她根本就不愿意躲开的劫。

  他看着她慢慢走远,看着她和她现在的丈夫走向那所留下他俩甜蜜回忆的小亭子,看着她依旧红润的手举杯向着她的丈夫,却再没有向他看上一眼,忍不住心如刀绞、泪如雨下。

  这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,不是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”,而是十年之后,明明你爱着的人就在你的面前,你却无法再多看她一眼!

  她不可以这样做,她不能辜负这个对她体贴入微,拼命来抚平她心里伤口的丈夫。她甚至觉得,她对陆游的每一分情不自禁,都是对赵士程的不公。

  她曾经极力不去触碰的内心的伤口轰然裂开,她所有对往事的委屈、对陆游的牵念、对丈夫的自责,一齐迸发出来,她再也经受不住这份感情的折磨,于当年那个肃杀的秋天,死去了。

  从此后,你再不必将这份思念辛苦地深藏,你也再不必在人前咽泪装欢,爱情对于你而言,是人生一道难以跨越的沟壑,你的离开,也许是最无奈的归宿。

  陆游,这个大诗人,在他的诗里,可以看到他对后来王氏为他生儿育女的感激、看到她陪着他颠沛流离的相濡以沫,看到他在她死后为她扶棺嚎啕大哭的亲情,但是,却看不到一点爱情的踪影。

  好多年过去了,75岁的陆游,再一次来到沈园,看着墙上那依稀的字迹,忍不住又一次泪如雨下,他一口气写了两首《沈园》:

  陆游临死前一年,84岁,经历了一生坎坷的他,回忆起自己美好的爱情,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又一次提笔写下了对唐婉的思念:

  爱就爱个轰轰烈烈,在那样一个时代,他无法选择违背自己的母亲,但他选择了把她放在心里。但是陆游,你有没有想过,你的情不自禁会不会对唐婉造成伤害?如果没有你在墙上题的那首诗,她会不会就这样一辈子平静地生活下去?

  时光啊时光,如果你能让他重新选择,他还会在墙上题诗吗?答案是不会的。因为陆游的冲动型性格,他得罪了不少人,也做了不少令他后悔的事,而他自号“放翁”也可以看出他的放荡不羁。对于唐婉这件事,应该是他最为后悔的吧?

  他盼望国家统一,一生没有实现他“上马击狂胡,下马草军书”的愿望,却连睡觉都在“铁马冰河入梦来”,甚至临死前一刻,还要告诉儿子“王师北定中原日,家祭无忘告乃翁”。

  作者:大老振读经典,《读者》微信专栏作家,简书作者。一个喜欢和孩子们一起玩一起疯的语文老师,一个白天教书晚上写字的人,希望我的文字能在某一刻温暖你的心灵。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白小姐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
马报开奖结果| 香港挂牌之全篇资料| 香港本港台开码现场| 全年资料| www.811504.com| 最新东方心经玄机图| www.3659333.com| 大内部心水论坛| www.64104.com| 香港本港台资料| 金牌高手论坛| 香港铁算盘|